泥瓦工月入两万:收入高的本质是人力匮乏,“蓝领中产”或将浮出水面成人英语考试

作者: 小赵 2023-11-27 02:49:41
阅读(205)
收入不菲,已经超过了很多白领文|实习生彭睿编辑|余乐“学徒期包吃住薪资5000,学出来自己干的的话,一个月能挣2.5万左右。”一位正在招瓦工学徒的山西师傅告诉我们。“我感觉从2019年开始,泥瓦工的工费就在直线上涨。”在西安工作的装修工长王睿也如是说。不止泥瓦工,在业主口中,现在不同工种的装修人力整体都非常昂贵。在问答平台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装修人力这么贵?砸墙一上午1000,美缝一上午2000,瓦工什么的一天也大几百?”在该问题下,共有838个回答,带来了387万的浏览量。按照工长和业主们的说法,装修工人虽然属于蓝领,但收入已经超过了不少白领。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2022年公布的数据,城市白领人均月收入为5602.22元,收入中位数为4000元。而且,在当下房地产低迷的经济环境中,装修人工费用的上涨也多少有些出人意料。泥瓦工月入两万:收入高的本质是人力匮乏,“蓝领中产”或将浮出水面成人英语考试装修行业与房地产行业的发展紧密相关,但是近几年房地产的不景气也是有目共睹的。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商品房销售面积比上年下降了24.3%,其中住宅销售面积下降26.8%。在这样的情况下,装修的人工费仍能保持高价,其背后原因值得探究。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学者严飞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中国,蓝领中产化是必然。”他认为,在未来,无论是传统的体力工人,还是都市“新蓝领”,都将在城镇化带来的新兴行业发展、社会保障改善、教育机会增加的帮助下转变为新市民阶层。装修人工费的上涨似乎也印证了蓝领阶层“发达国家化”的判断。那么,与外卖员这种在互联网平台经济下兴起的新蓝领相比,同样拥有较高收入的装修工人是否能吸引到更多年轻人?小红书上的瓦工学徒招聘信息收入高的本质是人力匮乏现实情况是,现在装修工人收入提高,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为愿意做这份工作的人并不够多,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装修房子一般分为硬装和软装,硬装是指室内装潢中固定的、不能移动的装饰物。在装修人力市场中,大部分装修工种都属于硬装的范畴,包含拆改、水电改造、防水工程、瓦工、木工、油工这几个部分。不同的工种下又分出多个子项目。几位装修工长告诉我们,并不是所有工种都能拿到很高的收入。比如,美缝作为技术含量较低的零工性质工作,在当下的家装市场中,消费者们更倾向于自己完成。而像砸墙这样的工作,即便是由一个工人来做,也得花几天的时间。因此,表面上一两千的工费,平均到每天也只有三四百元,且不能保证连续有活儿干。但是,像电工、泥瓦工这样技术较高的工种,收入就会相对更高。由于泥瓦工还属于重体力工种,在装修人力市场中甚至一度出现了“用工荒”的局面。王睿告诉我们,在西安,如果房子的建筑面积有80平方米,那么包括水、电、木、瓦、油、防水,以及人工和辅材(主材由业主提供)的半包服务,费用大概在4万元左右。其中,需要工作15天的泥瓦工能分到1万元。“手艺好的工人月入过万非常轻松。”王睿说。王睿认为,除了通货膨胀的因素,泥瓦工越来越贵,主要是因为从业人员数量不足。泥瓦工是一个重体力工种,工人长时间搬运重物伤腰,灰尘大的工作环境伤肺,挣的工费很大程度上都是辛苦钱。另一方面,不同于网约车司机、外卖员这类能随时入行的蓝领工作,泥瓦工需要一到两年的学徒期才能独立工作。在学徒期间,工人要跟着师傅一起干活,工资一般只有几千块,而且大多要从力工干起,劳动强度大。对于学徒来说,由于没有专门的培训学校,能找到一个好师傅实际上非常不容易。一般情况下,学徒工找师傅都是通过亲戚、朋友的介绍,没有人脉会很难入行。而且,即便是开始学习,也要面临着最后技术不过关、不能成材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泥瓦工对于年轻人的吸引力比起其他蓝领工作略有不足。在当下的市场上,大部分工人的年龄都在40—55岁左右。他们大多数经验丰富,在市场中积累起了良好的口碑,不愁没生意。业内人士分析,随着中老年工人逐渐退出市场,技术类工种的人工费将越来越贵,将来很可能形成“一匠难求”的情况。虽然近几年房地产行业不景气,但是装修业却在产生新的需求。根据土巴兔装修平台发布的研究报告,近年来90、95后逐渐成为家装消费的主力军,他们更愿意在生活品质上投入预算。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花钱给租来的房装修。图源:土巴兔装修网疫情虽然冲击了家装市场,但是居家办公却使人们对居住空间有了新的需求。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2家装消费趋势调查报告》显示,调查中有一半的受访者在过去两年里有翻新、改造房屋局部空间的经验。此外,有32.3%的受访者在家中开辟了健身区域,这是疫情催生的最明显的家居装修变化。土巴兔平台公布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2022年宅家“云健身”的火热使客厅成为最受用户关注的装修空间。2023年前三季度,局改与微装的项目需求数同比上升181%和193%。房子虽然卖不出去,但是“存量翻新”仍有市场。高收入背后的职业困境为什么高收入仍然吸引不到足够的人来做装修工人呢?原本从事于通讯行业的毛毛,在转行做泥瓦工三个月后又依然做回了老本行。毛毛的经历反映了装修工人的职业困境。毛毛曾经的工作与4G、5G相关,主要负责通讯设备安装和同轴电缆布防。近两年行业内的工程量变少,工程费也降低了,再加上疫情的干扰,毛毛三年没挣到什么钱。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亲戚的介绍下,毛毛和一位师傅学了一段时间贴瓷砖,又打听到这行一个月能月入过万,迫于房贷的压力,毛毛开始接贴瓷砖的活儿。但是,贴瓷砖并不像毛毛想得那样轻松。毛毛告诉笔者,他退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累”。“在工地上一天要在地上跪十个小时,腰和膝盖都疼。即便以前安装的设备也有五六十斤,一盘线也有一百斤,但是都没有干瓦工这样难受。”二十多岁、自以为腰还不错的毛毛,在干了没几天后就觉得自己要患上腰椎间盘突出了。除了累,这一职业的劳动保障也不完善。一位具有二十年泥瓦工经验的李师傅曾在切割瓷砖时割伤了手。由于没有公司,住院费用都要李师傅自己承担。在成都工作的范工长也告诉笔者,她手下的工人会自己买保险,但是也不舍得买太贵的,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还是依赖自己的安全意识和工作经验保护自己。除了肉体上的痛苦,入行仅仅三个月,毛毛就碰到了拖欠工钱的事情。这笔钱直到他退行四个多月后才到手。据笔者了解,装修工人被拖欠薪资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常见的原因是业主认为施工效果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由于工人与业主之间一般是口头协议,没有文字凭据,因此工人维权也存在困难。个别比较激进的工人会用去业主家堵门、砸坏地砖等方法要钱,但是大多数工人还是只能请求业主看在自己辛苦了这么多天的份上,把钱结了。“蓝领中产”要浮出水面了吗?近年来,由于就业困难的社会状况,以及某些蓝领行业收入较高的原因,拥有较高学历的人们也开始考虑进入蓝领行业。以外卖员为例,根据看准网公布的最新数据,外卖员在全国的平均月收入为7176元,中位数为7569元。美团研究院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外卖员中拥有大学文凭的骑手比例高达15%。装修人力费用的上涨,是否预示着中国正在变得像发达国家一样,蓝领工人也能实现较高的收入?对此,一位经营装修公司的老板表示:“实际上,人工费的上涨幅度没有建材价格的上涨幅度大,与国外的蓝领收入水平也无法相比,大家只是吃惯了过去的人口红利。”的确,尽管当前我国的泥瓦工年薪可能达到20万元,但与国外蓝领工人的收入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建筑公司HodgkinsonBuilders雇佣的资深砌砖工年薪为12.5万英镑(约112万人民币),而初级砌砖工一年的收入约为5万英镑(约45万人民币)。此外,在发达国家,蓝领工人的高收入与白领工作者形成了一种对照。英国学生雇主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英国毕业生的平均年薪为3.3万英镑,其中起薪最高的计算机行业为4.3万英镑,但仍低于当地初级砌砖工的年薪。德国的装修工人月薪可能不及白领工作者,但在扣除税收后与当地白领的月收入几乎相当。视频博主“在他乡北美访谈”采访过一位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却移民到加拿大做装修工人的华人,据他介绍,高中毕业后经过学徒期培训的蓝领工人起薪要比刚从学校毕业的白领高,而像水管工、电工考取了执照后,时薪则能达到100—180加元(约为520—930元人民币),由于白领细分职业较多,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一位幼儿园老师的时薪大概在25加元上下。虽然一些国家的蓝领工人年收入对我国同类工人来说仍然遥不可及,但装修人力成本上涨的原因在逻辑上与发达国家相似。蓝领工人的短缺现象是由于体力劳动工作辛苦,而发达国家的人口相对较少所导致的,最终形成了蓝领工人供应不足的局面。以英国为例,今年三月,包括泥瓦工在内的五个建筑行业的工种被英国政府列入短缺职业名单。在教育培训上,德国采用了“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即大学和企业共同培养职业技术人才,毕业生可获得学士学位,还可以继续攻读硕士,促使学生们在毕业后成为当地稀缺技能劳动力,这一模式目前也被西班牙采用。在这些条件的共同作用下,发达国家的蓝领工人成为了既有尊严又具备收入保障的职业。此外,虽然近年来我国一直在推动蓝领中产化,但是一直以来的城乡二元的户籍制度却阻碍了这一发展进程。以装修工人为例,他们依靠同乡的互相扶持从农村来到城市打拼,在辛苦的工作中可能能赚到不低的收入,但是由于没办法在城市里落户,在孩子上学、看病的问题上也会受到歧视,享受不了城市中便利的条件。近年来,各省也一直在推动落实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今年8月,公安部又再次发布文件明确了要落实“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举家进城落户”的举措。但是,不同的城市落户限制有大有小。范工长告诉笔者,在她手下年纪比较大的工人,他们的孩子可能过去就是留守儿童。不过现在在成都落户并不难,只要在当地购房基本就可以安家落户。因此,为了留在成都继续发展或是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教育条件,范工长手下的许多工人都在成都买了房子,只不过房子的地理位置可能比较偏僻。但是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落户却非常困难,子女虽然可以暂时跟着父母一起留在城市,但是到了高考的年纪却不得不回到老家。对此,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的关权教授在媒体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打通二元城乡结构当然是一个长期任务,但是我们的步子还是走得很慢。”他认为,目前取消落户限制的城市基本以常住人口在300万以下及300万到500万为主,这些城市规模较小,相对来说发展潜力较低,较少的收入对于外来务工人员来说吸引力也不大。关权教授还表示,在放开落户限制这一问题上,政府也有一定的难处,比如放开落户可能导致大批的农村人走向城市,但城市的医疗、教育以及相关福利部门的资源供应却跟不上。关权教授建议,中等到大等城市应该多发展产业以吸纳就业者,好过让超大城市(常住人口1000万以上)一下子吸收很多外来人口,从而造成资源短缺。责编|刘思言